房源网

清淡素净青花瓷 彰显品位

时间:半年前

  青花瓷外表清淡素净,已有一种不可亵玩之意,而质地硬朗,更有一种不从流俗的风骨。单件欣赏可,真要与其他家什搭配得妥当却是不易。好就好在它一切淡定自然、自在我心。于是才终于等到那个懂得的人,以及那些沉着的老木。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青花瓷单用蓝白两色,素雅清幽,已与其他瓷器大异其趣;此外又讲究留白,将纹饰与白地一视同仁,不仅注意纹样图案的绘形着色,更加注重空间整体的疏密格局。如果要拿什么来与它作比,那么或许就只有中国传统的水墨山水画堪比它的用色赋形、笔致韵味与布局谋篇。只不过,绘于宣纸上的水墨虽然也是只有黑白两色,可是材质与笔锋都较为柔软包容,因此表现出来的浓淡层次更加丰富,相形之下便又显得青花瓷另有一副清俊硬朗而明白冷静的意蕴了。

  青花瓷的精致细腻、明净素雅,颇合于中国人的传统审美,发端于唐朝,兴盛于元代,一改初期那种花色浓艳的“苏泥勃青”颜料为发色淡雅幽蓝的“平等青”,极尽含蓄内敛,到后来最多也不过用是发色蓝中泛蓝紫的“回青料”罢了。

  这种节制的优雅,正像是中国传统所赞许的人的品性,内底里越是有蕴藉、有情致,表面上便越是要谦和清淡、不露声色。就好像青花瓷器,欣赏品评时如能静心宁神,撇下浮躁之气,尚能得其美、其韵致,若是当真搬到家中,整个环境既已不可能回复到古代生活场景,要将它搭配得熨帖就更不容易了。

  然而青花瓷内底里终究是有方寸、有持守的,并不因此去改变自己原本那些或朴素端庄、或清泠幽然的格调,即便是在茫茫尘世中等待一位不知何时出现的相契者,表现出来却仍然是一派云淡风轻的样子,从不喧嚷,不着急表白自己,更加不会从俗而茫然做出非我本性的举动。

  “海上青花”便是这样一间经营着青花瓷的铺子。主人海晨是一位在陶艺界颇见名声的年轻女艺术家,曾经跑遍中国所有的陶瓷窑,最终结缘于景德镇的青花瓷,十数年来不离不弃,而店铺中所有的青花瓷摆设与器皿,均是出于她的设计和制作。她是真正懂得青花瓷内涵的人,因此还能另辟蹊径,为它觅得新的匹配:别人家的青花瓷只用来做杯、碗、花瓶之类的器皿,而她却寻来那些经络突出、纹理丰富、色泽中含有岁月积淀之韵味的老木料与青花瓷结合,制成手绘山水画多格抽屉柜、扶手相连的“聊天椅”、典雅别致的桌子茶几……充满令人差异的别致趣味。而老木料与青花瓷的搭配,以古朴配清雅,以沉着配飘逸,用她的话说,“既有呼应,又可以互相压得住”,正是最终在懂得的人手中得其自然、自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