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源网

唐山滦州一开发商投巨资承接棚改 政府为何让其他开发商替代?

时间:半年前

陈宁/发自唐山

  唐山市财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承接“滦县光辉里危旧小区拆迁改造政府民生工程项目”而投入巨额资金后,7年间却因拆迁问题迟迟不能动工,直至被政府违反合同找其他开发商所取代,因滦州市委、政府主要领导已发生多次变更,至今开发商所投入资金没有得到任何形式的补偿,问题一直未能得到解决。

  1

  开发商承接政府民生项目烂尾

  据唐山市财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张财山介绍,滦州市(原滦县)光辉里小区位于葛坎开发区,原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因相关配套设施老旧落后,与提升城市形象品味和居民幸福指数极不适应,为此,滦县县委、县政府将其列为棚改重点项目,并成立了专门项目组。2012年9月9日,滦县四大班子工作联席会议决定,县征收办代表政府作为项目征收主体,滦河街道办事处为项目实施主体,财山房地产公司为项目开发建设主体,实施光辉里危旧小区改建方案。同年12月,县发改局出具对该小区改造项目开展前期工作的意见,2013年5月,滦县人民政府作出关于征收光辉里房屋的决定(2013滦政决字2号),至此拆迁工作正式开始,由县征收办、滦河街道办事处统一组织实施征收,相关拆迁安置补偿款由财山房地产公司垫付。2014年10月23日,在县委平房会议室召开规委会,决定由财山房地产公司承建此项目。

  该项目共涉及拆迁户203户,住宅小区规划红线内占地面积125.508亩,截至2014年底共完成拆迁188户,财山房地产公司垫付拆迁安置补偿费3678.062万元,并支付了现场废墟清运等各项费用。因剩余15户迟迟未能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致使该项目未能顺利完成整体拆迁,而在后期因拆迁工作停滞,致使项目现场违规临建增加,最终导致该项目彻底搁浅。后因县政府班子更换,新领导对该项目了解不全面,也没能推动项目进展,前期已经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并已搬迁的居民因不能按照约定时间回迁,对政府产生不满情绪,并不时进行上访,产生一定的社会不良影响。

  2

  政府再次启动拆迁引入新的地产公司

  2019年,滦州市政府再次启动拆迁程序,并对剩余拒不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部分居民户进行了强制拆除,该项目才得以继续施行。然而,因财山房地产公司在前期已经垫付拆迁安置补偿资金3678.062万元,并承担了拆迁后两年的安置过渡费220余万元/年,在项目停滞长达六年之久的过程中,资金压力不仅将财山房地产公司彻底拖垮,甚至张财山因为巨大的精神压力而两度脑梗,多次住院治疗和康复治疗,无论是张财山本人还是财山房地产公司,都因为这一项目而奄奄一息。

  2020年,在该项目地上建筑物被全部拆除后,滦州市政府未按照之前所作约定将该项目交由财山房地产公司进行开发(为解决开发资金问题,财山房地产公司已经引进正阳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开发意向拟共同开发),而是交由滦州市城投公司牵头并引进其他开发商共同进行开发,截止目前为止该项目已经有多栋住宅楼主体完成,但财山房地产公司之前投入的巨额资金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3

  开发商:土地、房价升值未得到任何补偿

  到现在为止,该项目所在地的土地使用权出让价格已经由2013年的140万元/亩暴涨到现在的650万元/亩,房价更是由当时的约4300元/平方米暴涨到11000-12000元/平方米,按照该项目占地面积125亩、规划设计开发面积32万平方米计算,仅七年来的地价升值就已经有数亿元,房价升值带来的利润更是高达数十亿元,而财山房地产公司不仅与数十亿元的可得利润无缘,甚至前期已经垫付的数千万资金在长达七年里一直背负着沉重的资金成本也无人过问,至今未得到任何补偿。

  因为此事长期得不到解决,面对巨大的精神压力,财山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张财山如今已患脑中风住院治疗,他无奈地说,本以为终于迎来了转机,前期所有的投入终于可以看到回报了,但是不料在巨大的经济诱惑下,滦州市政府背弃承诺,不顾财山房地产公司前期的巨大投入和牺牲,引入其他开发商进行开发,将财山房地产公司的复盘希望彻底破灭,对财山房地产公司提出的补偿要求置之不理。希望滦州政府能够重视此事,尽快解决财山房地产公司在该项目中的巨大付出所产生的补偿问题,以维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实现民营企业的健康发展。

  4

  滦州城投:具体情况不清楚

  为了解具体情况,中国房地产网唐山电话采访了滦州市城投公司经理李岩,他表示,滦州城投公司只是按照政府的要求对该项目进行了重新招标,其它具体情况也不清楚。

  律师认为:政府存在违约行为

  河北红蔷薇律师事务所张微律师认为,财山房地产公司为了该项目的顺利实施,在前期已经垫付了数千万元的拆迁安置补偿款和安置过渡费,已经组建了完整的项目团队,并委托设计公司进行了项目整体设计,甚至项目整体沙盘都已经出炉,然而由于滦州政府拆迁不利导致所有投入都成为了沉淀,在2019年滦州市政府终于对剩余居民户进行强拆后,滦州政府应该继续履行合同,如果变更合同也应该征得开发商同意,按照之前的合同约定给予开发商一定的经济补偿。就该项目来说,滦州政府存在明显的违约行为,开发商可以通过法律诉讼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中国房地产网唐山将持续关注此事。



相关推荐